【纪实】溪洛渡水电站——征地移民专业的“80后”

来源: 时间:2015-04-08

溪洛渡水电站—中国第二大水电站,世界第三大水电站。这些华丽的词藻背后承载了多少建设者的汗水、移民专业的心酸、历经者的眼泪,当然,之后随之而来的成就感溢于言表,这份荣耀与自豪又岂是“辛苦”二字所能替代?

1985年,成都勘测设计研究院正式进场,开展溪洛渡水电站预可行性研究工作,而此时,位于天南地北的80后们才刚刚咿呀学语,甚至还未出生,有谁知道一根无形的线已悄悄连接了他们的缘分。2007年4月,溪洛渡水电站开始实物指标调查工作,征地移民专业急需大量招人,四川电力职业技术学院(水电校)30余人有幸加入了此项工作,从此,溪洛渡水电站便和他们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

2007年对于刚刚大学毕业的学子来说是个很普通的一年,可对于四川电力职业技术学院(水电校)的30余人来说却是不平凡的一年,这一年他们毕业了,这一年他们工作了,这一年他们挣钱了,这一年他们解放了,这一年他们投身水电站征地移民事业了,从此,不必再早起上课了,不必再熬夜上晚自习了,不必再伸手要父母的钱了,他们长大了、他们独立了、他们工作了……

单位短短一周的培训后,他们踏上了前往溪洛渡水电站的路上,搭载着希望和梦想,怀揣着憧憬与想象,一行30余人坐在几辆面包车上一路高歌,放眼望去,遍是新奇, 远处层峦叠嶂的高山烟雾飘渺忽隐忽现、 潺潺小河水流沙沙清澈见底、偶尔碰见背着箩筐的古稀老人依然步履强健、背着书包的小学生看见诸多外来车辆欣喜若狂,停下脚步竟做出敬礼的手势,甚是敬畏,经过10几个小时的长途跋涉,一座破烂的县城映入眼帘,泥泞不堪的道路、脏乱差的街道、时而见到倚在路边、穿着怪异正在聊天、打趣的彝族人,将近3年的实物指标调查生活从这里拉开序幕……

溪洛渡水电站位于四川省和云南省的交界,少数民族聚居,环境复杂,征地移民工作是一项条件十分艰苦的工作,对于这些习惯了大城市的80后来说,出门靠走、交通靠吼的生活着实令他们感到崩溃甚至绝望,夏天,地面被烈日烤得炙烫,调查人员背着干粮和水步行近2个小时才能到达移民居住地,若遇下雨天,通村公路塌方落石情况严重,只能就近搭帐篷过夜,大部分村落不通路,不通水,不通电,不通信号,只有一条山路连接村子和外界,山路十分狭窄,一面是峭壁,一面是悬崖,路上湿滑不堪,调查人员彼此扶持,默默无闻地坚持着,承载着,奉献着;征地移民工作又是一项需要充分沟通、解释的工作,经常会受到村民的不理解、不支持、不配合,甚至有时村民会对调查人员进行人身攻击,面对老百姓的谩骂、抓扯、威胁、殴打,他们临危不惧,沉着冷静应对,由于村民们普遍文化程度不高,对政策的理解较为困难,法律意识淡薄,为了维护征地移民工作正常秩序,为了避免与老百姓发生正面冲突,面对村民的白眼、怒骂,纵有万千怒火也要尽量克制,有时甚至强忍怒气强颜欢笑以对,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与老百姓唠家常、谈政策、摆道理,耐心地解释,劝说老百姓,排除和化解了一次次矛盾,经过3年的洗礼,尽管他们是年轻的80后,却有着超越年龄的沉稳和干练。

然而辛苦的工作并非真正戳中这群年轻人的要害,对家人的愧疚才是他们心中最大的苦。对于陌生城市的新奇感过后,回家的归属感愈演愈烈,一天劳碌后,在自己独处的时候最感到凄凉与无奈,特别是工期紧张时,对于这些年轻的80后来说,回家便成了奢望,身处异乡, 接到家里父母打来的电话“在干什么?吃饭了吗?晚上睡的好吗?吃的好吗?要是实在觉得苦就回来吧!”诸多问候过后,他们强忍住眼泪回答说“爸、妈,我在这挺好的,吃的好,住的好,空气也好,而且都不用自己花钱,每天还可以领到30元补助,上哪儿找这么好的工作去啊,你们二老就放心吧!”电话撂下的一刹那,一股热热的、闲闲的液体从脸上留下来了,他们知道,接下来又是一个不眠夜。

可谁又能想到,这群来自大城市的80后、这群从小就含着金、银汤匙出生的80后、这群细皮嫩肉的80后,在这穷乡僻壤、只有一条街道的“县城”,每天住着帐篷、背着干粮、步行2个小时、过着水电不通、信号全无的日子,这样的生活,一晃就干了3年,慢慢的,他们接纳了群山的拥抱、习惯了少数民族的口音、释然了城市的喧嚣,溪洛渡水电站的辉煌,他们没有修一块砖瓦、没有浇筑一方混凝土、没有绑扎一根钢筋,可他们却把自己最宝贵的青春岁月执着的写入了溪洛渡水电站光荣的史册。

他们是电建事业中普通平凡的80后,他们是征地移民专业中微不足道的80后,在他们身上总有故事发生,走进他们的故事,在平凡的故事中感受一个电建人的忠诚与敬业,责任与执着,回味着、佩服着、感动着……

征地移民处 张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