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溪洛渡随想

来源: 时间:2015-04-08

翻起老照片,当我看到自己在溪洛渡电站工地的身影,二十六年了,酸、甜、苦、辣尽在心中缭绕 ……

第一次到工地是1989年8月,那时交通条件差,去溪洛渡工地需在成都新南门汽车站赶车,且需提前一天住在新南门旅馆,第二天早上6点上车出发,晚上住沐川车站旅馆,第三天下午才能到溪洛渡工地。

八十年代的溪洛渡工地,是一个人烟稀少的山区,夏天天气闷热,蚊虫叮咬,住地房屋面向大山,背靠江水,抬头只见一线天,才到工地,没有经历过艰苦环境的我,自然感觉如山压顶,喘不过气来。

来之即安之,初来乍到,得到了同志们的关心和帮助,江显忠、宗仁怀、张庆华、崔长武等带领我们学会如何在艰苦的环境中工作和娱乐:在野外定地质点中学习地质记录、编图,途中休息之余进行英语单词比赛,《地质队员之歌》响彻空旷的山野;溪洛渡的洞室越深,温度就越高,洞室编录、大剪描述时的汗流夹背,老同志讲述怎样保证编录质量的话语又浮现在我的眼前。通过几个月的工作,我渐渐地融入了水电地质人对工作的严谨、对生活的乐观之中,对水电地质有了深深的感情。

还记得工地豆沙溪沟内潺潺小溪、象鼻沟沟水飞流直下,还记得90年“五·一”时为搞好地方关系,地质队与永善县文工团联欢:在工地简易平房里,大家会聚一堂,小合唱《地质队员之歌》、《啊,朋友再见》,吉他弹奏《站台》,舞蹈《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集体舞、国标舞将晚会气氛推上了高潮……是什么让大家在工作之余娱乐如此兴致高昂,是什么让人不计得失扎根于荒郊野岭——那就是对生活的热爱和对工作的执着。

野外工作的艰苦,回想起来也是一种乐趣,是一个给后人津津乐道的事情。1990年8月,由于工作任务紧迫,编录勘探平洞、大剪、弹模编录,平、剖面图编制,工地雨季来临,塌方、掉石发生,将返回成都的道路堵塞。看着每天的大雨,怎样返回成都成了大家议论的话题。为保证大家安全返回成都,在上游雷波方向、下游绥江方向沿江公路无法通行的情况下,队上决定从云南县永善县,经大关至宜宾到成都。路上,我们坐车院大客车内,惴惴不安,沿途多处公路中断,时时绕机耕道前行。雨季道路湿滑,车长路窄且险。还好,驾驶员技高一筹,胆大心细,闯过一道道“难关”,安全将我们载回。

时光来到了1997年,我们与909地质队、西南交大的同仁们对溪洛渡水库库区进行调查,溪洛渡库区由于金沙江深切,谷坡陡峻,交通极为不便,仅有四川金阳至对坪和云南永善至黄华、大兴简易公路抵达江边,沿江仅有断续相连的骡马和山区道路。为保证调查的顺利进行,充分考虑近200km库长可能遇到的交通、生活等艰苦因素,我们准备了帐蓬、睡袋、干粮等生活必需品,从白鹤滩至溪洛渡电站坝址,历经近3个月,沿途走过了恩子坪、冯家坪、鹦歌村、麻地湾、花坪子、卷义堂、石盘寨、大枫湾、付家坪子、甘田坝、易子村、牛滚凼、青杠坪、干海子、杨家坪等地,跨过了西溪河、牛栏江、金阳河、溜筒河、西苏角河,库区(主、支库)两岸地层岩性、构造、滑坡、泥石流、变形体等在我们一步一个脚印中展现在地形图上,取得了最可靠的原始资料。

山区道路崎岖、两岸交通困难,对工程负责是我们的宗旨,再困难、再危险也要上,为调查断裂位置、滑坡后缘,骡马成了我们的交通工具,三、四个小时的上坡、下坡,大腿磨起了水泡;为到河对岸调查,常通过简易“吊篮”溜索滑过二、三百米的河面,看到工人站在溜索上推蓝、用木棍刹车,在蓝中的我们无不心惊;每天中午的干粮:压缩饼干、方便面、冷鸡蛋、火腿肠,是我们一成不变的食物,工作虽然艰辛,生活很愉快,库区不时出现的美丽风景,也成了我们追逐的目标:见到金沙江河水湍急,河道狭窄时,定名“猫跳河”;见到连绵的山峰,根据形象定名“睡美人”;热水河乡的露天小温泉,也去洗洗脸,泡下脚;黄华处的地面呈网格状,定名“棋盘格”;在黄坪夜晚夕阳西下时,看天边长尾的慧星。为丰富大家的单调生活,在对坪、在大兴、在黄华、在黄坪,巩满福队长利用在西昌购买的腊肉、香肠等“大摆宴席”,犒劳早出晚归的队员,酒桌上大家开怀畅饮,推杯换盏,老伍师傅的“醉拳”,胡勇生的“红脸”,邹国庆的“大碗干”,当地老乡在车顶上醉演“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队员间、老乡间兄弟情谊得到了升华。

地质工作的特殊性,需要在现场对地质现象进行调查和研究,导致了不能很好地照顾家庭,但他们也有儿女情长的一面,长期不能回家,写信报平安是最好的形式,于是每到一个地方,将当地的民俗、奇文趣事告诉家人,让他们少些牵挂,在大兴,正值甘蔗成熟的季节,成片的甘蔗林砍伐后形成小山,压榨熬成的红糖饼带上几斤给怀孕的妻子……

回到成都,库区几十盘录像需整理出约30分钟的汇报材料,在编辑工具不全的情况下,只有利用电视机、录像机进行编辑,整整一个月,看素材,记时间,选片段,先合成近1小时的图像,再重复,再修剪成30分钟材料,工作繁重程度可想而知,但就靠对工作的负责态度,靠溪洛渡地质人员养成的良好作风,按时提交出了满意的产品。

今天,溪洛渡水电站也建成发电,回想起当年的点点滴滴,感概万千,溪洛渡是我走出校园,踏入社会的第一个工作项目,也是伴我成长的第一步,她让逐步掌握了地质工作的野外技能,也让我体会到了地质队员那种团结、乐观和豪爽的精神。

祝福您,溪洛渡水电站!

地质处 邓卫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