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开能源革命、电力转型的步伐

来源: 时间:2018-11-09

《中国电业》:风、光、水一体化多能互补开发的路径对我国清洁能源发展有什么样的意义?

张博庭:当前,发展强有力电网,通过水、风、光的互补,实现效率更高的可再生能源供电,已在世界多地取得了成功实践。

从可持续发展的大局上看,只有百分之百地依靠可再生能源,才是未来可持续发展的最可靠保障。目前,我们所研究、探讨的任何所谓解决能源安全问题的方案,如果不能实现百分之百的依靠可再生能源,都只能暂时的,保障某一阶段、有限范围的能源安全。

自然界给我们所提供的可再生能源,风、光、水之间具有较好的互补性。尤其是对我国这样水能资源丰富的国家和地区,通过建设坚强有力的高效电网,实现风光水的有效互补,完全有可能实现,百分之百的依靠可再生能源供电的人类能源革命目标。

  小浪底水电站大坝。 资料图

《中国电业》:“十三五”末,四川省凉山州的清洁电源总装机规模将达到4045万千瓦以上,其中,水电装机3141万千瓦、风电装机568万千瓦、光伏装机336万千瓦。自2011年以来,凉山州累计外送清洁能源达4760.4亿千瓦时。您认为该州所打造的国家级清洁能源基地,对于缓解西南地区问题有无帮助? 

张博庭:我国重点扶贫的“三区三州”中的四川省凉山州,拥有极其丰富的水能资源,技术可开发总量约为7004万千瓦,占全国的15%,全省的57%,是国家“西电东送”的骨干电源点。截至2018年6月,凉山州清洁能源总装机容量已达3034万千瓦。目前,已经直接与国家电网并网的各类电站就有765座,装机总容量3019.86万千瓦。其中风、光等新能源发电站32座,总装机容量220.72万千瓦。预计到“十三五”末,凉山州的清洁电源总装机规模可达到4000万千瓦以上。

为了有效保障可再生能源的开发和利用,该地区高度重视电网的建设。仅“十二五”期间,国家电网凉山公司累计在凉山州投入的电网建设投资就高达216亿元。在“十三五”期间,凉山州电力公司所规划的电网建设投资更是高达312亿元。这里不仅包括强化凉山区域电网的500千伏及以下电网投资近百亿元,也包括建设“四川省第四条电力外送通道”——“雅中直流”等外送通道的费用。

多年来,因为有强有力的电网支撑和风、光、水力发电的有效互补,凉山地区的清洁电力不仅满足了自身发展需要,还有力支持了我国东部地区的清洁发展。2011年以来,当地电网以年均55%的增速,累计为凉山州外送清洁能源4760亿千瓦时。其中,仅2017年,凉山外送电量就已经高达1115亿千瓦时,相当于当年上海市全年用电量的73%。

如果我国能源革命电力转型的进程顺利,“雅中直流”能够尽早开工建设,预计到“十三五”末,凉山州外送电量将达到2000亿千瓦时/年。也就是说,届时我国一个凉山州所生产的清洁电力,不仅能够满足自身发展的需要,而且还相当于能让我国最大的城市上海,实现完全依靠清洁的可再生能源提供电力的人类能源革命、电力转型之最终目标。

由凉山州在清洁发展方面所发挥出来的巨大作用,我们怎能不对我国可持续发展和实现巴黎协定的承诺充满信心?前不久,美国和欧洲的一些权威能源研究机构,都曾纷纷预测说,根据当前各国可再生能源发电的技术水平和资源禀赋,他们认为不管是在中国,还是在美国(还包括很多国家),到2050年就实现百分之百的由可再生能源供电,无论从技术上和经济上都是可行的。

其中,对于我国来说,成功的最主要的原因之一,就是因为我们有着世界上最为丰富的水能资源。

总之,大自然是公平的。机遇往往与挑战同在,我国的水电也是一样。当前,在人类可持续发展,实现能源革命、电力转型的历史使命面前,应该如何抓住机遇、迎接挑战?正在考验着我们的智慧。

《中国电业》:您认为如何破解我国西南水电弃水的难题?

张博庭:在当前的局面下,首先,我们确实需要适当控制可再生能源(特别是作用巨大的水电)的发展速度,缓解一下西南水电弃水量逐年增加的矛盾。要想从根本上解决西南水电的弃水问题,还必须要迈开我国能源革命、电力转型的步伐。不仅应该立即控制全国煤电总量的继续增加,而且还要制定出时间表,开启我国煤电产能逐步退出,把市场让给可再生能源的电力转型。另一方面,亟需为已建和在建水电项目配套外送通道,尽早解决通道“卡脖子”的问题。

相信,我国能源美好的明天终将到来,电力工作者不仅应该为此作好准备,而且还应该以一种积极的心态,坚定不移地支持我国水、风、光等可再生能源的大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