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院:预计中国2050年火电发电量占比低于50%

来源: 时间:2017-06-13

6月9日,中国工程院发布重大咨询项目“推动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战略研究(一期)”的成果。根据课题成果,在2031年-2050年,可再生能源将进入规模替代阶段。在可再生能源技术出现重大突破和相关配套完善的情况下,2050年商品化可再生能源有望达到一次能源供应量的40%,可再生能源发电量超过总发电量的50%,火电发电量占比低于50%,分布式可再生能源能够满足20%以上的终端能源需求,实现能源生产结构的根本性改变。

该重大咨询项目负责人、中国工程院原副院长、院士谢克昌介绍,推动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应采取“三步走”方式。

具体来说,第一步,2020年以前,为能源结构优化期,实现化石能源消费清洁高效利用,力争2020年煤炭、油气、非化石能源消费比例达到6∶2.5∶1.5;第二步,2021-2030年,为能源变革期,实现能源消费显著优化和能源绿色低碳发展,力争2030年煤炭、油气、非化石能源消费比例达到5∶3∶2;第三步,2031年-2050年,为能源革命定型期,形成新型能源体系,煤炭、油气、非化石能源消费比例达到4∶3∶3。

谢克昌介绍,综合考虑合理控制能源总量和调整能源结构,基于现有可预期的政策及技术条件,对2020年、2030年和2050年我国一次能源生产总量和结构目标进行了预测。

到2020年,一次能源供应能力为48亿吨标煤——其中国内生产能力为41.5亿吨标准煤;煤炭产能为27.4亿吨标准煤;石油产量为2.2亿吨原油(折合3.1亿吨标准煤);天然气产能约为2350亿立方米(折合3.1亿吨标准煤);核电产量为1.4亿吨标准煤;商品化可再生能源为6.5亿吨标准煤。

到2030年,一次能源供应能力为56亿吨标煤——其中国内生产能力为46.9亿吨标准煤;煤炭产能为25.5亿吨标准煤;石油产量为2.2亿吨原油(折合3.1亿吨标准煤);天然气产能约为3500亿立方米(折合3.1亿吨标准煤);核电产量为4.6亿吨标准煤;商品化可再生能源为9.0亿吨标准煤。

到2050年,一次能源供应能力为60亿吨标煤——其中国内生产能力为52.8亿吨标准煤;煤炭产能为17.3-20.9亿吨标准煤;石油产量为2.2亿吨原油(折合3.1亿吨标准煤);天然气产能约为4300亿立方米(折合3.1亿吨标准煤);核电产量为8.8亿吨标准煤;商品化可再生能源为14.3-17.9亿吨标准煤。

为了实现上述目标,能源生产革命战略应分两步走。第一步,在2030年,大力推进绿色煤炭技术变革和油气倍增计划,提高利用效率和低碳程度、清洁度,积极发展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并培育相关市场,逐步降低煤炭在能源结构中的占比,提高煤炭转化电力的比例,改善终端能源结构。

第二步,依靠技术创新与突破,大规模开发利用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大幅度提高其在能源结构中的比例。坚持改进优化对传统化石能源的利用方式和利用技术,积极发展化石能源与非化石能源耦合协调发展的智能能源系统,形成煤、油、气、核和可再生能源五足鼎立的多元化能源体系。

从战略目标来看,到2020年,我国能源消费总量控制在47亿-49亿吨标准煤,其中煤炭消费量控制在40亿-41亿吨,占比降至60%左右,基本达到峰值水平;石油消费量控制在5.5亿-5.8亿吨,占比降至16.5%左右。非化石能源消费达到7.2亿吨标准煤,占比达到15%。

到2030年,我国能源消费总量控制在56亿-60亿吨标准煤,其中煤炭消费量较2020年水平有所下降,占比降至50%左右,基本达到峰值水平;石油消费量控制在6.5亿吨左右,占比降至16%上下。非化石能源消费达到12亿吨标准煤,占比达到21.6%。

谢克昌解释,“根据对我国未来经济发展与能源消费的预测,并借鉴国际经验,预计我国能源消费总量的理论峰值拐点出现在2040年左右,对应的能源消费总量将达到55亿吨标准煤左右,此后能源消费总量基本不增长。人均能耗不到4吨标准煤,远低于美国、德国能源消费拐点的人均能源11.1吨标准煤/人、6.6吨标准煤/人。”

为此,中国工程院建议,2050年前推行能源消费革命、控制能源消费的最终目标为不超过56亿-60亿吨标煤、人均能耗不超过4亿吨标准煤。

发改委能源所副研究员熊华文分析,“中国工程院关于中国能源消费达到峰值的时间预判可能有些保守,我们的研究结论是2034年左右。”

同时,该课题组提出了控制能源消费总量的分部门目标。其中,工业部门将严格控制高耗能产品产能,避免产能过剩。钢铁、水泥等高耗能产品等产量在2020年前就达到峰值,产能利用率高于80%。2020年左右工业能耗可能达到峰值。2030年前,实现工业用能增速显著趋缓,甚至下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