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文,当好水电勘设的尖兵——成都院建功溪洛渡水电站纪实(一)

来源: 时间:2015-10-14

万里长江,以不可阻挡的步伐和巨大的能量一路向东,所到之处,伴随着她的滔天巨浪,一个又一个自然奇观纷纷从她怀里流出。

溪洛渡峡谷,便是她在金沙江河段怀抱里的龙珠,但还未放射出光芒。

在成都院一代代人,数十个专业的齐心“塑造”下,这颗龙珠慢慢闪耀光彩。

除了金沙江段的水力调查,规划工作,让我们选取最初的水文、测绘、勘探、试验等专业出发,寻觅这条艰难的“塑造”之旅。

水文,被称为“水电勘测设计尖兵的尖兵”。在水电站还处在规划的初期,就需要设立水文站。

江河上的水文资料,每年都不同,具有连续性和不重复性,必须靠长期积累才能合理确定水电站设计的水文参数,从设站开始就需要收集水位、流量、气象、含沙量等资料,这些资料直接影响到工程的规模、效益。不管是前期勘测的单兵作战,还是施工高峰的团队合作;不论在寒风刺骨的严冬,还是烈日炎炎的盛夏,水文站一天都不能间断原始资料的收集。

就这样,早年成都院的水文职工长年累月守在江边,过着“白天一把锁,晚上一盏灯,一月一张纸,一年一条线”的枯燥生活,默默无闻地工作了一辈子,甚至还有人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有一位在溪洛渡早年收集水位雨量的职工,食宿租用在当地老乡一间房子里。白天煮饭烟熏火烤,酷暑天热又没电只得用蒲扇降温;夜晚蜡烛照明,周围的猪牛圈蚊子多,只得躲进蚊帐听收音机打发难熬的时光。由于交通不便,只能吃干菜,喝稻田里的脏水。在这样困难的情况下,他一干就是四个汛期。连当地政府都十分敬佩,由衷地感概:成都院搞水文的职工真能吃苦!

如果说收集水文资料,显得单调乏味,那么在大江上修建水文站,就难免会出现惊心动魄、荡气回肠的场景。

成都院在金沙江修建的水文站就是溪洛渡站。

2000年的春节刚过,水资源中心的溪洛渡建站人员依依不舍地离开亲人,匆匆赶往溪洛渡现场。施工管理人员少,要赶在当年主汛期前建成水文站,困难重重。

迎难而上是成都院人的特质。建站人员并没有被困难吓倒,他们先制定可行的建站计划和实施细则,做到样样工作有人管,项项事情有人抓,整个工作紧张有序。

水位资料对水电站建筑物的高程确定影响大。在修建三组水尺时,由于高差变幅高达40米,每组水尺长110米,加上金沙江水深、浪大、流急的特点,施工难度可想而知。施工有难度,但质量不能松懈。建站人员全天候守在工地监督施工,对每一个环节都认真把关,从不马虎。在建设下比降尺的过程中,其中有一段水尺长约20米,由于突降暴雨,天色已晚,施工人员在刻画过程中错刻了1厘米。建站人员经过复测发现了问题,为了不给将来的资料收集带来不便和错误,要求这段水尺返工重建。正因为有严苛的要求,三组水尺经过多年的洪水冲刷,没有出现任何质量问题。

新建一个水文站,不单是建一栋房子。要测量江中的流量,泥沙,就得跨江架设缆道,布设测验等设施。像溪洛渡这样的大型水文站,江面宽近400米,主钢索每根重一吨多,江水流急,两岸陡峻,在设备有限的情况下,要把钢索拉过江并不容易。由于钢索太重,牵引主钢索过江的尼龙绳拉断了,几乎要越过江的钢索扑通一声掉进江里,好在安全措施充分,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夜幕开始降临,如果不采取措施,钢索被江水冲走,将带来上万元的经济损失。建站人员顾不上暴晒了一天的疲劳,穿着救生衣,打着手电筒,把小钢绳捆在大石上,将主钢索卡牢固,等天一亮用葫芦将掉到江里的钢索拉了起来。

金沙江年最大洪峰出现在7月后,为了在最大洪峰出现之前完成建站任务,建站人员想方设法,起早贪黑,连中午休息也不放过。溪洛渡峡谷五六月份骄阳似火,温度经常近40度。建站人员白天头顶毒日,汗如雨下,口干舌燥,脸上的皮被强烈的紫外线晒脱了一层又一层;晚上睡在临时搭建的油毛毡棚里,人像闷在蒸笼里汗流浃背,凉席上一片汗渍。若是晚上停电,风扇也不能运转,蚊子又来侵袭,队员就整晚难以入睡了。6月的一个晚上,溪洛渡地区普降罕见特大暴雨,据成都院溪洛渡气象站资料记载,12小时内降雨达127.9毫米,造成溪洛渡周边地区道路和电力中断。溪洛渡指挥部至水文站3公里路段,出现十几处塌方,电杆电线多处被泥石流冲毁,加之赖子沟沟水猛涨,建筑材料根本无法运往工地,造成工地施工一时出于瘫痪状态。

队员第一时间向成都院现场指挥部作了汇报。这场暴雨给成都院派驻现场的地勘队、硐探队等专业也造成了不同程度的影响,若是等指挥部解决必然会影响施工进度,拖延工期。等、靠思想,不是成都院人的作风。在队长张玉军的指挥下,队员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采取果断措施,分头负责。一方面组织人员抢修道路,另一方面积极与雷波县电力公司取得联系,尽快恢复供电;同时马上组织材料进场,赖子沟汽车过不去,就采取人工背运。经过建站人员的共同努力,在6月30日进行了新建站的第一份流速仪法测取流量,终于在大洪水到来之前完成了建站任务。

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随着时代与技术的进步,以及成都院投入经费的增多,水资源中心花大力气引进新技术,大量运用进算计进行数据处理、分析,摆脱落后的人工观测模式,让人从繁重而易出错的人工计算中解放出来。与南京水利水文自动化研究所共同进行水文缆道技术改造,使用交流变频调速技术,使水文电动缆道定点定位更准确,使用更安全可靠,解决了水位自动记录的关键技术,在溪洛渡实现了水文勘测自动化,为溪洛渡水电站收集到了宝贵的水文资料,无愧为当代的普罗米修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