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在山川间的忠诚:纪念刘显辉同志诞辰100周年

来源: 时间:2017-07-17

      【编者按】今天,是成都院原党委书记刘显辉同志诞辰100周年的日子。特从他当年工作中撷取几个片段,深切缅怀他为成都院发展建立的不朽业绩,追思和学习他为中国水电事业和成都院发展不懈奋斗的崇高风范,进一步激励公司上下把“二次创业”事业不断推向前进。

      谈成都院的发展,离不开一个人,因为有他的坚持与个人魅力,作为大型水电勘测设计院,成都院的历史未曾间断,国内少有;谈二滩、溪洛渡等巨型工程的历史,更离不开这个人。他就是成都院原党委书记刘显辉。从刘显辉身上,我们可以回忆一段段峥嵘岁月,对那个时代的知识分子生出无限的敬佩。

      (一)

      二滩水电站被国外同行誉为中国20世纪最优秀水利工程。在当时,330万千瓦的装机容量和55万千瓦的单机容量均雄居国内水电站之首;240米双曲拱坝为中国第一高坝,在世界同类型高坝中居第三位;双曲拱坝的坝顶长度和坝身泄洪量为世界之最;大坝能够承受980万吨的水压力,也为世界之最;被称为“世界第一洞”的两个大断面导流隧洞高23米,宽17.5米。所有关于二滩的记录,都能让每个国人自豪,令世界惊叹。

      追寻二滩勘测设计脚步,看一看当时的成都院人克服了怎样的艰难险阻,才走在了水电设计的前列。再度触摸那段艰难岁月,更能感受到成都院人的梦想与追求的分量。

      1956年初夏,“一五”计划进行到第四个年头,为适应大西南水电建设的发展需要,成都院适时组织了一支普查队率先来到四川西部这荒无人烟的崇山峻岭,悬崖峭壁之中。雅砻江就发育在这块奇异的大地上,天生具有奔腾呼啸的性格。进入雅砻江中游,地形切割越来越深,河谷越来越窄,江水如飞箭离弦。江中,险滩连绵,礁石林立,浪花四溅,滔声如雷。

      为尽快寻找打开能源宝库大门的“密码”,时隔两年,在1958年4月夏初,成都院又开始了雅砻江的勘查工作,着重在下游河段做了大量艰苦工作,终于在1958年7月2日第一次发现二滩。二滩这颗明珠,第一次露出了熠熠光芒。

      之后,刘显辉多次带队,组织水力资源普查队开进了雅砻江河谷。他们迈着双腿,乘着羊皮筏,走遍了江两岸的山山水水,第一次查清了雅砻江的水力资源。普查中先后牺牲了一名解放军战士和一名筏工。

      1972年6月10日,水电部向成都院下达《渡口地区水电规划任务书》。刘显辉再次率领工程技术人员300人深入攀枝花地区对金沙江、雅砻江及其附近河流进行水能调查,并对二滩、藤桥河口、米筛沱等坝址作了重点踏勘。这么壮观的队伍,在中国水电设计史上也极为罕见,他们在二滩坝址附近的阿布郎当沟安营扎寨。阿布郎当在彝族语当中是没人去的地方。没有住房,他们自己动手用竹席围起油毛毡棚,用作住宿和办公。晴天闷热难忍,雨天断炊断粮。水电精神,其实就是奉献精神,这种精神,从老祖宗大禹传下来,生生不息。1973年 8月,成都院顺利提交《渡口地区水电规划选点报告》,推荐二滩为雅砻江水电开发大型坝址,并将其列为四川省电力开发首推项目。

      30年后的1987年,国务院正式批准建设二滩水电站。从发现到被批准,这30年间,数以千计的水文、测量、地质勘探、设计和科研工作者在雅砻江两岸和崇山峻岭中留下了深深的足迹,终于在二滩找到了打开雅砻江能源宝库的钥匙。以刘显辉为代表的老一代成都院人,以远见卓识,执着追求,为二滩忘我工作;他们不为名誉、地位和金钱,孜孜不倦地为二滩电站当好奠基石。

      在二滩水电站展览中心的陈列馆,有一张图片特别引人注目。画面中,一群设计人员在江边记录着什么,神情专注,头顶上是火红的太阳。

      历史不会忘记这些在深山峡谷中坚定跋涉的开拓者。今天,二滩巨大的效益和盐边新县城可喜的面貌昭示着前辈们的努力没有白费。今天的中国水电能有如此辉煌的成绩,与前辈们的奉献与报国情怀是分不开的。

      二滩,照亮了雅砻江,更奠定了中国的水电设计地位。正如潘家铮所言,这座共和国水电建设史上新的里程碑将骄傲地向世界宣告,中国人有能力去建设我们需要修建的电站。

      (二)

      溪洛渡最早被纳入规划选点的范围,是在20世纪五十年代初期,当时还处于设想与查勘阶段,不具备勘测设计的雏型。

      根据国家有关部门的安排部署,成都院于1969年开始接手溪洛渡电站的前期规划研究任务。

      往事悠悠越半个世纪,成都院当年技术人员宝贵的青春已随溪洛渡的勘设脚步而远逝,他们的生命与溪洛渡的开发历程一起历经了岁月沧桑,而几代人的艰辛在他们漫漫的回忆中,从遥远的时光中向我们走来。

      有明确记载,刘显辉在短短4年时间内,三次率队前往溪洛渡进行规划选点。

      1969年,刘显辉率领勘测、规划等技术人员到溪洛渡峡谷对溪洛渡电站的勘测设计进行规划选点。

      1972年1月,刘书记又率队来到溪洛渡,对上次的规划选点作了更加深入细致地分析比较,制定了初步规划选点方案。对这次工作,刘显辉记忆尤深。队伍进来没多久,老天作难人,开始飘起了洋洋洒洒的雪。这雪越下越大!老天下雪,工做不能停,选点工作不能等。那漫天风雪中,深深浅浅、曲曲折折的脚印记录了成都院人以人民利益为大的精神世界。

      1973年4月,刘显辉书记偕院长王磊再次来到溪洛渡,最后敲定了规划选点方案。

      此时的溪洛渡没有一条像样的路,物资也极其缺乏,峡谷里充满着荒凉与危险。内心盛满光明的成都院人,立志要把这里的源源水能转化成光明,一切艰难险阻都被踩在脚下。

      通过刘显辉等人三次艰苦卓绝的规划选点工作,为以后溪洛渡水电站的正式勘测设计研究提供了科学依据。这是对溪洛渡本身的规划选点。

      1974年4月,成都院第一地质勘测队进驻溪洛渡进行勘测、修路、建房,从此溪洛渡地质勘测的序幕正式拉开。

      1978至1980年,成都院派出测绘队第三分队到溪洛渡进行地形测绘。1986至1988年测绘队派第一、二测绘分队到溪洛渡对地形测绘工作作了进一步的完善。经对上述航测和手工地面测绘后,为以后的坝址、坝段选定作好了准备。

      1969年到1988年,正好整整20个年头。期间发生的故事很多,心酸的,悲壮的甚至豪迈的,需要慢慢讲述,细细聆听,才可能触摸到那些故事的澎湃脉动。有些故事无须讲述,我们也能想象到,溪洛渡工程区那蜿蜒和狭窄的小道,一定是成都院老一辈人用青春、热血和生命铸就的历史奇迹。刘显辉和他同事们的故事,将随着金沙江流传向远方。

      请记住当年艰苦卓绝以及支撑老一辈的强大精神,正是这种精神,把水电勘测设计工作从枯燥的艰辛劳作中升华,升格为蒸蒸日上的美好事业。历史永远不会忘记他们!